【聯合報╱記者李青霖/新竹市報導】


抗癌數學天才陳伯恩,本月參加奧林匹亞數學競賽勇奪金牌。 圖/本報資料照片
「我從不會花太多時間去想生病的事情」,戴著口罩的陳伯恩對記者說,「生病的事,就發生了啊,不必去想這是誰給你的功課或考驗,就接受它、面對它」。

數學轉移痛覺


陳伯恩就讀竹科實中雙語部九年級,正接受長達一百七十一周白血病療程,「痛都會過去的」,他說,在台北榮總九十三病房,各種腫瘤病童都有,「比我年紀小、病情嚴重的更多」;當然,數學也幫助他轉移了痛覺。


他熱愛數學,在國際數學奧林匹亞競賽中奪得金牌後,七月十七日風光返台,機場粉絲尖叫,他一逕淡定;隔兩天做化療,廿三日即跟著媽媽黃秀娟,投入在台北舉行的二○一二TAIMC國際數學競賽志工行列。



今天二月,伯恩(左)和父母、妹妹出遊賞櫻。 圖/黃秀娟提供
活動期間母子忙進忙出,伯恩協助帶闖關遊戲和批閱考卷,母子再忙,永遠保持耐性、彬彬有禮。伯恩還帶著一本筆記本,密密麻麻寫著別人看不懂的數字和符號,他說,「這題還沒解完」。

原本伯恩固定每周四下午化療,為當志工,跟醫師請假,昨天下午才到醫院,「很累,但很快樂」。


一歲認得數字




陳伯恩一歲半時,因「視網膜母神經細胞腫瘤」摘除左眼,雖只有一眼,卻不影響他的求知欲。黃秀娟說,兒子一歲就認得一到廿,不到一歲半認得廿六個字母,「我以為極限了」,沒想到幾個月,連小寫字母也認得。

伯恩小時候,喜歡每晚聽媽媽說英文繪本故事,但兩歲半以後可自己閱讀。


數學不斷跳級


伯恩的學習歷程順利,尤其數學,不斷跳級修課;一年半前,伯恩常覺得疲倦,就醫確認得了「急性淋巴性白血病」,黃秀娟說,「我難過為什麼這種事又發生在孩子身上,也心疼孩子痛這麼久,我們都不知道」。


白血病必須做一百七十一周的化療,黃秀娟拿出療程表,清楚記載現在已進入第五期的八十周療程。


最怕打屁股針


伯恩說,前卅周有一段期間,每兩天注射一種油性針劑,「我最害怕打屁股針」,他口中的屁股針,是油性藥液,打在臀部一劑須花卅秒。


在癌症病房裡,伯恩趴著,護士得用力壓針管藥液推進,非常痛,從開始注射那一秒,伯恩死命大叫,連續一分鐘,緊抓媽媽手,每次都讓媽媽手上有深深的掐痕,黃秀娟說,「我寧願他喊出來」。


伯恩也曾因藥劑副作用,兩次腸絞痛,上廁所又排不出來,在地上翻滾,媽媽一直在旁邊安慰,「病痛一定會過去」。


陳伯恩參加學校路跑社,儘管每次都跑最後,也愛上學,因為化療,這些事情都被剝奪了,但他和媽媽一樣很容易忘悼不愉快的事,醫師說他屬高危險群白血病,治癒率七成以上,「就面對挑戰吧」。


創作者介紹

I♥SHARE~愛分享~免費資源

freefreefreeo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